色流才是互联网永不被颠覆的刚需?

色流才是互联网永不被颠覆的刚需?

Photo by John Schnobrich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铁林,编辑:石灿


大学群里多了一个陌生人,看头像是个年轻女子,某天中午,“她”突然开始向群里甩链接,清一色的涉黄内容,一连甩了三四天,总数接近二十条。


以上内容,出自“互联网圈内事”。前几天,作者“伽利略略略略”发现,在微信的严厉打假之下,“涉黄”内容依然有强大的生存能力,传播者利用“二级”网站的设置,完美避开微信的审查。


简单来说,第一,转发到群里的内容,并非微信内部网页,避开第一道审查门槛;第二,转发到群里的链接,点开以后,仍然不会直接进入色情网站,而是一个“点击跳转”的提示,避开第二道审查。


费半天劲弄出来的网站,当然要挣钱。这类涉黄信息多选择在半夜推送,推送或导向某类网文阅读网站,如果选择继续阅读,很容易触发“付费”提示。



这个套路并不稀奇。微博上也有。


在微博的信息流里,经常夹杂着“霸道总裁文”或者“情感漫画”,利用爽文的套路,把该铺垫的内容,都放到页面进行展示,等剧情推到高潮,则需要跳转链接,完成付费。


当我把上述内容转发给色流行业的资深从业者王不知(化名)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套路,并且表示:这很简单,不够高级。


色流是互联网时代诞生的词汇,在营销行业内,利用“色情+社交”转化而来的粉丝被称为“色粉”,通过其转化的流量称为“色流”。


按照他的说法,这些色流信息为的都是挣快钱,讲究的是投入产出比。并不在乎粉丝积累,只是为了获取点击。


“公众号平台的规则是一直在改的,一开始非常宽松,到今天的逐渐收紧。规则在不断变化的时候,我们发的内容的尺度,以及图片,本来可能是很性感的图片,然后现在就发比较清纯的图片。”王不知并不会挑战平台,这样多数时候是在适应平台,“原先经常能看到——第一次跟男朋友回家是什么体验——就这种体验号,现在这种都不做了,可能标题就变了,第一次跟男朋友同居是什么体验,不可以再说第一次跟男朋友发生关系,文章的标题,内容尺度是随着公众号的规则的改变而改变的。”


王不知说,一旦触碰到微信的平台规则,封号非常的“快”。


微信这几年对涉黄内容的整顿非常严苛。


去年11月30日,“微信派”宣布,暂时下线微信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相关服务,其原因是经用户投诉与媒体报道,发现仍然存在用户利用漂流瓶等功能发布色情内容或色情招嫖广告的情况。


今年5月,微信7.0.4的iOS版本正式上线,新版微信彻底去掉了“漂流瓶”的入口。


微信一直在严处涉黄内容。从2014年开始,微信就在公开“涉黄”内容的处置结果。


据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的不完整统计:微信方面,2014年全年清理色情公众帐号8000个;2015年11月~12月,微信公众平台共处理色情类帐号67883;2018年4月至10月,封禁及处理发送色情暴力类内容的帐号25841个,删除相关文章43511篇;封禁及处理发送低俗类内容的帐号82562个,删除相关文章124898篇。


小程序也逃不过处罚,2018年8月,微信共计处理了200多个“色情、低俗”类违规小程序,并对其进行封禁、整改警示。


微博也是同样的。虽然还可以收到“色流”账号的私信或者评论,但至少色流内容出现的状态在发生变化。大部分微博用户,可能对评论区那个“加我看片”都会有印象。去年10月份,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大量微博“蓝V”账号被用于发布淫秽视频广告,通过微信交易,利用网盘“储存”,更有多款手机App可用于裸聊直播和在线赌博。后来微博很快对这些现象进行了处理。


但即便平台封,还会有人继续发。


不同于日本、美国、泰国等国家,在国内,生产传播色情内容,均属于违法。原因很简方,这个产业所带来的收益巨大。


刺猬公社调查发现,成熟的色流行业从业者一般月入上万或者十万,都不算罕见。初学者上手也不难。


在网上检索后,并不难获得一套成熟的色流信息生产的教程。刺猬君在淘宝上花了不到10块钱,就买到了一套网赚(包括)全教程指导,包括各类音视频、文字信息。


“这行入门有难度,比刷单难,但入门以后,做上十万的粉丝,太容易。”王不知说,“不过把粉丝做到五十万以后,又是一个槛。”


和投入相比,这行虽然要承担比较高的法律风险,但只要处理得当,挣钱难度远低于其他产业。


受到传统文化等的影响,色情产业在国内从未取得过合法身份。包括民间认知。回溯传统会发现,与欲望有关的词汇,基本都是负面的,比如:贪财好色、色欲熏心、贪财好色、酒色之徒等等。


色情产业向来被视作危害未成年人成长的毒瘤。2014年期,色情内容就是“净化行动”的重要打击部分。


梳理最近的动态可以注意到:


4月中旬,国家网信办启动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整治工作,“比邻”“聊聊”“密语”等9款APP被关停,均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或为招嫖卖淫、售卖淫秽色情音视频等提供推广和平台服务。


4月末,大型陌生人社交平台探探下架,陌陌暂时关闭动态发布功能。


5月中旬,国家网信办根据网民举报线索,对国内教育类移动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组织巡查,查实“作业狗”、“口袋老师”、“初中知识点大全”等20余款程序传播淫秽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存在过度商业营销和娱乐化等不良行为。


色情内容是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发展的,如今图文的识别难度低于视频和声音。互联网能渗透到的地方,涉黄内容一定也能有特殊的抵达路径。


王不知干这行的办法就是,深度研究平台规则,再避开平台规则。


有相关技术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刺猬公社,现在有关的监管部门,会要求企业用机器学习来鉴定涉黄内容,“我们在进行技术开发的时候,先通过人工来识别涉黄图片或者视频的特征,然后交给机器,机器通过不断的循环迭代,来提高鉴别的准确度。”


从平台的角度来说,在不严重影响社区氛围的情况下,色情内容的存在并不那么刺眼。但从监管层面来讲,“扫黄打非”是必然选择。


刺猬君在半夜十二点以后,登陆不同的小众社交软件,会发现“擦边球”内容明显增多。有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平台在这个阶段放松对内容的监管。


和大众社交平台不同,不少小众社交平台的起家,往往需要利用一些不同调性的内容,增加平台的活跃度。


支撑人社交的动力并不多。如果一部分人在寻找情感上的安慰,另一部分可能就在寻找“刺激”。刺猬君接触的不少年轻男性都并不回避提到这个话题,除了想要找“对象”,也会希望在平台上能获得其他的“刺激”。


王不知手上通过色流信息吸引到的粉丝,大部分是男粉。


不过,为了平台的“长治久安”,现在,内容平台只会加大对涉黄信息的查处。机器审核并不能完全识别出所有“创意性”的涉黄内容,人类社会的很多特殊语言,只能交给同类来进行判定。


2018年,澎湃新闻采访了一名——声音鉴黄师,据对方介绍,在一个日活50万的平台,她每天要听至少4000条乱七八糟的语音,有时候听到特别恶心的,甚至想吐。


平台,尤其是知名的、大的平台,对涉黄内容的治理投入只多不少。去年4月的整顿后,字节跳动、快手、美拍等平台纷纷表示会加大内容审核的力度,表现之一,就是增加内容审核员的数量。


但王不知并不担心,也不会停止自己的工作。互联网这个江湖,有太多他可以插手的地方。色流行业也不会就此消失,强需求背后的巨额利润,会驱使更多的人冒险参与到这个行业。


可以类比的是,知名的Pornhub,目前的日活在8000万以上,“女性”用户的访问量逐年上升。这与国内的情况比较类似,色流信息更多俘获的是男粉,但在网文等领域,女性用户的比例也在上升,比如严查的BL小说,拥有大部分女粉。


只要国内的色情产业永远躲在地下,色流行业必将和互联网长期共存。“彼此促进”,保持距离。


本文来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铁林,编辑:石灿